HR3―专访实践科助理教授苏慕瑜

邓美美
拓展联繫
MDiv 1996

 

提到 HR(Human Resources, 人力资源),连串关乎打工仔切身利益的大小事:面试请人、升职加薪、出粮计假、肥鸡餐、八号波……噗~噗~噗~纷纷跃现脑海。对大学工商管理本科毕业、从事 HR 工作逾十年的苏慕瑜(Sue)来说,HR 既服务公司亦服侍人,要清楚公司宗旨策略,亦要与各部门多沟通了解,才做得好背后的人力资源,把人才与训练配搭得宜。说起那些年的职场事,Sue 带笑的眼神更见闪亮:「想起 HR 教晓我的事,就明白影响一生的,除了原生家庭,还有职业!实在很喜爱 HR 这份工!因為好喜欢接触人,乐於见到变化,更爱看到能力提升和发展。无论是管理层抑或员工,只要看到他们开心,就好满足。」

呼召临到,香港办公室女郎变成了大西北少数民族村裡的发展工作者,然后往首都出发,从事栽培教导,再重返大西北研究民族学,学成回港成為了神学院老师。角色改动,身分转变,曾经以為上主已拿走她的大满足,却原来要為她换上加强版,领她穿梭於自小嚮往的神州大地上,让她还愿,给她圆梦,在变动与发展中成长。

He Remembers

「今时今日,讲『中国情』,难免反感;讲『返中国』,更加无市场!」Sue 笑着,既无奈亦感慨:「那种不认同……以前我只是头脑上接受,现在已是非常接受,尤其做民族学研究以后,更明白『身分认同』其实是建构出来,深受政治文化和个人经歷影响,不一定关乎血缘关係。」

至於她那份厚重中国情从何而起?Sue 也说不出个所以然:父母从大陆逃难出来,一如 1949 以后的同代人故事;本身入读了基督教小学,亦非左派学校。但教她记忆犹深是好几位小学老师向她说:「我们是中国人」;亦记得当年為自己的身分证拣了「中国籍」而非「英国籍」;也难忘小时候随母亲回乡,仰慕当时是大学生的表哥表姐的中国文化修养。到信主以后,更有了服侍中国的心愿:「早在大学毕业时,神已呼召我。当时我跟神说:『可以畀我玩十年吗?我想赚钱,因家裡穷。』踏足社会后,就把这事忘了!纵使有返教会,亦有服侍,我却很想追求稳定生活,钟意玩,饮饮食食,做个靚靚的 office lady。」

1992年,仿佛来到生命的拐弯处,妈妈的离世令 Sue 决定重寻信仰,报读门徒训练,亦由此开啟了国内服侍之门,定期探访国内教会:「1998年,上主再透过一些人,包括门训导师,提醒了我十年前那番话。」在此期间,她趁工餘时间,修毕由理工大学开办、当年罕有的中国商贸及管理硕士课程,以期加深对国情的了解。

He Refreshes

「有时也会想,自己是否蹉跎了十年?!但祂实在认识我,我这个人太理想化,商场经验不仅把我拉回现实,更有助我在国内服侍。」告别 HR 岗位后,Sue 加入宣明会,派驻新疆南部负责农村发展项目:「当时完全不知道何為  “development”,只想返大陆,却不想去新疆。」明知是祂的心意,自己又不情不愿,教她哭笑不得。

维吾尔族佔南疆人口九成,民风彪悍时有所闻。身為汉族女子,言语不通,走在街头,难免惶惶不安:「许多事上,我很被动,就算爱尝试新事物,亦要在安全环境下才敢作。但上主似乎特意把我放在这个地方,迫我行出一点点,给我很多训练,要撑大我的安舒区。我常说,胆小如鼠的我都可以,所有人都可以。」两年过去,始终因适应不来而离职,然而也令 Sue 认清心愿,就是育养生命:「日子很难,但很值得!最重要是认识到甚麼是农村生活,毕竟内地仍以农村社会思维模式主导;其次,让我了解到政府由省到村干部级是如何运作、怎样看待少数民族;最后,也让我第一次明白少数民族与汉族之间為何有这麼深的隔阂疑虑。没有新疆的体会,就没有往后的自在,也让我知道只要跟着祂,我就很安全了!」

He Reinforces

如她所言,此后不管身在北京还是兰州,她都如鱼得水。首次担当生命培育的职事,可以分享教导,能够见证成长,与同工们拍档,给了她前所未有的满足,亦建立起深厚友谊。可是,上主没有让她停下来,再次為她拔营,把她带返大西北的兰州服侍,并為她圆了博士梦:「自觉不足,但繁忙的培训工作,根本无法抽身读书。……能够圆梦,是祂赐下了极大恩典,并差来许多天使。」

身為女性,要研究穆斯林文化,需修读民族学,而访谈对象亦规限於女性:「由小至大,我都觉得女性受压制,两性存在差别对待。兰州这六年半裡,与不少穆斯林女性成了友好,眼见她们受欺压,很有一种『同行感』。」在大西北,伊斯兰文化加上儒家的男尊女卑传统,结合起来,变成了「双重封建」,在农村尤其严重:「全世界或只有在中国,女性不可进清真寺,只可以去『女寺』,而且仅得几个城市才有。」纵受压迫,不少女孩学会以「乖巧」来取悦父辈,更懂得「先斩后奏」,以换取及开拓更多自主空间:「她们眉精眼企,明白游戏怎麼玩,亦知道真正的底线,屡败屡试。」Sue 的笑容中带着期许,深信随着教育普及,伊斯兰女性的性别意识将日渐提高;她更期许着这趟回港,能够从伊斯兰研究的向度,让大家认识伊斯兰文化的真正面貌并箇中苦况,而不是惯性把他们视作宣教对象:「另一方面,亦好想认识当下的香港,我自己的家。」

多年以来,游走中港之间,在人与事当中,配搭建立,深受 HR 影响的 Sue,以足印述说着 He is Risen and He Reigns 的 HR 故事!

 

返回院讯目錄 ^页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