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台好戏―专访辅导科副教授林添德

邓美美
拓展联繫
MDiv 1996

 

如果人生是一台戏,林添德(Edmond)握在手上的剧本,不易担演。

来自问题家庭的Edmond,自懂性就知道这个家并不安稳,家裡充斥着苦毒、忿怒和负面信息:「我们教书时,常提及『家庭剧本』(family script),上一代已替你写好,只得不自觉地顺着去演。」

早已写好的剧本

父母是潮州人,五十年代来港,遇上信主的同乡,而当时又有不少教会派发救济物资,由此认识了基督教,一家人顺理成章地返教会。Edmond是家中老么,上有五个姐姐和一个哥哥:「我们的关係不算亲厚,各顾各的,有自己返的教会。所以,我家有个特色,就是宗派很多!」

娓娓道来的童年时光,渗满惶惶不安的记忆。父母不和,每日开战,虽不致搞出人命,却令孩子早早认定「此地不宜久留」,管好自己,尽快离巢。小四那年,Edmond 打算輟学,和同学一起卖报為生,姐姐力劝母亲出手阻止,要给他转校,继续学业:「从小一到小四,对於周遭发生甚麼事,我茫然不知……今天默书吗?几时交功课?老师教了甚麼?全不知道!每天上学,只觉得好害怕应付不来,天天受罚!但总算捱上中学。」

甫入初中,一如兄姐们的轨跡,他也為自己寻觅教会,从铜锣湾走到湾仔,最后驻足在一幢红砖座堂门前。自此,这裡成為他的属灵之家,亦遇上影响至深的主日学老师,伴他在风雨中前行,让他体会到经年累月的爱护:「藉着她,神好像给了我一个母亲!也是她,啟发了我立志做导师,帮助少年人。」19岁那年,父亲因病离世。就在此时,另一位恩师余德淳出现:「他带着我四处讲课,又引荐我入行做社工。神好像给了我一个爸爸,『凑住』我!」四年后,一次情感问题驱使 Edmond 决意接受辅导:「情感问题事小,但却是一个警号,让我意识到情绪困扰之大,无法如常生活,也帮不了自己;同时亦提醒我要面对自己的阴暗面。」就在破碎、关爱与重整的经歷裡,Edmond 对信仰及心理辅导產生浓厚兴趣,遂以成年学生身分修读社工文凭课程,毕业后加入突破机构事奉。

不过,原来没有成為社工之前,Edmond 曾有一个音乐梦。八十年代香港,掀起一片城市民歌浪潮。当时二十出头的他,先后在两个创作大赛中获奖,更有唱片公司出资40万為他们几位得奖者灌录了一张专辑,战绩如何呢?Edmond 忍不住朗朗大笑:「完全『唔卖得』啦!所以,我从来『冇红过』~哈!~哈!~哈!确实是神让我弄清人生方向的宝贵经歷。」

意想不到的转折

梦想放下了,创意尽用在今天的助人工作上。在突破事奉的日子,有机会参与辅导工作,就像如鱼得水。经前辈大力推动鼓励,為他找来第一年学费,Edmond 趁安息年假,带同太太和刚满周岁的儿子赴美,修读福乐神学院婚姻家庭治疗硕士课程。一切看来顺遂,其实差点无法成事,却正中 Edmond 下怀:「我呢,很胆小,好怕变!当时生活安定,仔都生了(大笑)就算不愁学费,还是不去最好!结果,机会真的来了!嘿~我赶不及报考 GRE(大笑),心想『噢!太好嘞!』於是,去信告知校方,岂料竟没有拒绝申请,还着我试找昔日老师写推荐书!」

剧情发展下去,即使没有 GRE,Edmond 最终仍被取录。这个例外是「前无古人,相信亦后无来者」:「当下,我真的说不出话来!全是神的作為!祂的计划,无人能阻!自小经歷许多困难险阻,能够走到这裡并為神所使用,祂实在奇妙!」2002 年夏,Edmond 一家四口回港。往后十多年,他一直以「教学、牧养、执业」叁合一模式服侍,既教授中神延伸课程,亦担任宣道会北角堂义务传道,同时维持私人执业,做最爱的前线工作。

踏进金龄,儿子亦长大成人,家庭负担骤减,Edmond 开始思忖改变事奉模式:「加入中神服侍,深信是神给我的未来方向。」站在辅导前线与牧养服侍多年,越发看到情绪困扰状况之普遍,亦目睹太多年轻人因家庭成长的创伤而无力走下去:「父母的个人问题,会影响婚姻关係, 而上一代的负面情绪亦会 pass 予下一代。从我自身的经验来说,说到底,人最怕处理、最想逃避就是个人问题。如 Carl Yung 所言,人往往製造更大的问题,以此来逃避本来不算太大的问题,这见解是很有说服力!人的心理很奇怪,当你要逃避,就需要防卫,会把自己不想要的东西,投射到最感安全或最能够操控的人身上,往往就是下一代。结果,孩子『领晒嘢』。」他冀盼能够在牧养训练裡添上更多辅导元素,并与同学研发出一套简明实用的辅导方式,有效应用在牧养场景中。

纵使我们无法在瓜瓜落地一刻选择手上的剧本,但在祂的时间裡,在恩典之路上,嚐过那恆久不变的爱,终会成為一台好戏。

 

返回院讯目錄 ^页顶